第三百零九章 真好
ʱ䣺 2019-09-10

  复就摘下架子上的帽子与大衣,一边往身上套着一边对初雪说到:“那可莫要让伯母久等了,理应过去打声招呼的。”

  两个人一边往楼下走去,短短的一段路程,初雪就将自己母亲的喜好与邵年时说了几分。

  邵年时听的有些不太明白,不过没关系,待到见到人了之后,他自然就会明白的。

  半刻种前邵年时离开的时候,这里还干干净净的,可是现如今却是被诸多的行李与运货的箱子给堆得满满当当。

  一正在解开身上裹着的貂绒大衣的贵妇人,低头与负责安排下人的管事的说些什么,而穿着一身大红色的洋装,还带着天鹅绒小洋帽子的刘明珍则是坐在沙发上,饶有兴味的吃着初雪当初遗留在托盘中的点心。

  而之所以刘明珍会表现的如此的开心,盖是因为她也瞧见了就走在初雪身后的邵年时。

  她在老家之所以央着姑姑要一同回来的原因,大半都是因为她听说了,初家今年过年要招待不少的外来的客人。

  但是刘明珍没想到,这客人的名单之中竟然有邵年时的一席之地,这简直就是意外惊喜了。

  她依然还记得几年前的有关于那个少年人的惊鸿一瞥。以及就在一年多以前发生在初家公馆的晚宴上的事情。

  随着时间渐渐的推移,刘明珍对于邵年时的印象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渐渐的模糊,反倒是时间过去了越长,他在她的脑海之中所留下的印象却是越深了。

  一位因为学习优异总是出现在济城中学的高等部的大楼之中,而另外一个,则是因为不想着继续进学而失去了能够自由的出入校园的权利。

  无数个宣传着迷蒙浪漫色彩的文会,无数个充斥了流行而旖旎的舞曲的晚宴,无数个西式的,只有洋人们才会光顾的俱乐部,都让在这个时候最精神的刘明珍忘记了自己曾在心底中想要实现的某些想法。

  若是她真的如此的做了,刘明珍知道,第二天,不甚至只需要到了晚上,她就会成为自己圈子当中最大的笑话。

  一个家境富裕的小姐,刘氏商行家的最小的女人,竟然追在一个小厂长的身后。

  表现的就像是一个从师专刚毕业出来的普通人家出身一心想要往上爬的拜金女人一样,实在是太跌名媛的身价了。

  所以,哪怕刘明珍在某一瞬会想起这个令人深刻的青年人的时候,她也是无多余的动作的。

  她觉得前几日邵年时出现在了迎接新督军到来的晚会上,就是一个很不错的信号。

  在她们这些二代的富家子弟都没有资格参与的盛大的宴会之中出现了邵年时的身影,这意味着,对方不但能够堂堂正正的出现在他们的圈子里面,还比他们更快一步,挤进了本应该由他们父辈出现的层次之中。

  这也意味着,若是此时的刘明珍对邵年时发出一些信号,做出一些有关于追逐的举动的时候,她所在的那个圈子当中,哪怕是最心高气傲的省会议事厅总长的女儿,也不会嘲笑她接下来的行为了。

  她唯恐当邵年时从济城中学毕业之后,正式的出现在济城属于他们的社交圈子之时,会被那些假惺惺的,风骚的小婊子们给毫无顾忌的缠上。

  她必须要确定自己的身份,占据到一个有力的地位,宣示自己的主权,从而让邵年时这颗未曾被人发现的珠宝,牢牢的攥在自己的手中。

  可是当她奋力的朝着初雪与邵年时的所在招手的时候,那位又高了一些,身材也不太显得单薄的青年,却是拉着初雪施施然的走到了正弯腰整理脚底下一箱子锦缎的姑姑的面前。

  当刘明珍感受到了这其中的真相的时候,就听到邵年时那略有些紧张的,确认的声音。

  “因为彼此相处的不错,打算将关系进一步,若是成为男女朋友了之后再相处,若是还没有任何的问题的话……”

  “我想,当条件成熟的时候,我是说,我能够与初雪更加相配的时候,我会亲自来府上提亲的。”

  “所以……刚才我取得了初伯父的同意,现在特意来您的面前想要跟您说一声……”

  邵年时紧张的有些磕巴,却没发现被他拉在身后的初雪,脸上泛起了一种十分奇怪的表情。

  那个站在他们面前,抬起头来认真的听着邵年时的讲述,一瞧着就是特别温柔敦厚,全家最美丽和贵气的妇人,在此时,脸上的表情却是越来越喜悦了起来。

  然后,这位在外人面前永远都是端方大气但是话很少的妇人,在此时却是急吼吼的将邵年时的表述给打断了,反倒是用一种近乎于激动的,一点都不像是初家夫人的表现,将邵年时给当场整的晕晕乎乎。

  “来,孩子,让我瞧瞧,能让我的小雪雪开口同意的男孩子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哦,个头好高,身体也很结实!”说这番话的时候,初家夫人,刘瑞玉趁邵年时不备,一把就将这个瘦高的青年人给搂在了怀中,就像是长辈们对着很喜欢的小辈人一般,啪啪啪的拍着邵年时的后背:“瞧瞧,这个结实的小伙子,果真是我的女儿,就连喜好都是那般的相同。”

  说完,在邵年时的一脸的懵逼的状态中,刘瑞玉又极快的松开了自己的怀抱,用一种近乎于夸张的表情,将邵年时的上下给打量了三遍,然后一偏头朝着就站在邵年时的身后,扶着自己的额头一脸尴尬的表情的初雪说到:“是个结实的小伙子呢,听妈妈的话,选他没错的。”

  “瞧瞧他长得多精神,而且,绝对不是一个外强中干的货色,你若是选了他,那么你的婚后生活一定会非常,非常的……幸福的。”

  说完,初夫人刘瑞玉就朝着初雪眨了眨眼睛,将身子站直了,就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自己也绝对没说过啥话的模样,一手一只,将初雪和邵年时拉到了她身后的沙发上,一左一右的给按在了上边。

  “好啦!”初夫人很开心,自己的女儿找到女朋友的事情,是她今年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依照他们初家现如今的地位,在确定了一个范围之后,可以由着初雪自己的喜好来挑选的。

  毕竟初家孩子们的婚事会有多方的考量,但是在保证一定的基础条件的同时,也有很大的自由度的。

  而当时的初夫人跟初雪提到这方面的问题的时候,自己女儿表现的也……太过于冷静了。

  被初老爷当成一个男孩子来教养的初雪,说起男女之间的交往,就像是养条狗或者是养头猪一般的波澜不惊。

  反倒是十分的冷静的去询问了许多的问题,看起来不像是挑选今后一起生活的伴侣,反倒是像是在挑选一起合作的商业伙伴一样。

  这可是让初家夫人操碎了心,所以当她对着初雪表述何所谓男女之情,以及她与初老爷之间的爱情的时候,初雪当时的回答可是让她吓坏了。港最快开奖现场2019结果

  那个永远温柔实则疏离的姑娘,现如今竟然能表现出那一点点的羞涩之情,这已经是一个巨大的突破了。

  她一会儿大力的拥抱一下自己的女儿,一会又打算再一次的拥抱一下身旁还只能算是陌生人的邵年时。

  而看明白了邵年时眼神中的含义的初雪,却是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家那过于激动的阿娘,对着邵年时叹了一口气。

  “旁人都知道,初夫人是贵妇当中的典范,是老派守旧家族当中最青睐的那种可以做宗妇的优秀的媳妇与夫人。”

  “不,”初雪笑笑,竟然有些得意的将身子挺得笔直:“父亲说了,家中三个孩子,性子最像他的反倒是我这个姑娘。”

  “若不是碰上我的父亲,说不定我的阿娘会是现在济城贵妇之中的另外一种传奇了。”

  “穿着男人的衣衫,将长长的头发编成一条大大的辫子,扣上一顶全罩的帽子,出门在外的时候,全当成男人装扮。”

  “而我的父亲母亲,就是在东北抢人参鹿茸这种土特产的时候,在东北最大的药材批行当中认识的。”

  “然后,你现在也看到了,刘家少了一个能干的行走,而初家多了一个温婉的夫人。”

  “阿娘大概是太开心了吧,这也说明了,她对你的第一感官不错,已经将你当成了自己人。”

  “所以,在自己人的面前就无需去隐藏自己的真性情,若是在家中还要端着作假,那么我的母亲也实在是太可怜了。”

  被初雪这么一说,邵年时一下子就通畅了起来,他的疑问得到了解答,瞬间就喜欢上了,这个十分可爱的夫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66654跑狗报彩图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